李想的上市梦

  • 没有评论

整体来看,新能源车正处于预期产量的兑现时期,并逐步开始进入到分化阶段,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拜腾7月1日起暂停中国区业务、部分造车企业破产及行业融资难都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而分化阶段考验的是各家车企的实际业绩,即销量。

近日,有消息称,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将获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3000万美元。此轮过后,理想汽车的估值将从29.3亿美元攀升至40.5亿美元。加之去年8月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投资理想汽车,美团已经前后在理想汽车上投入了7.85亿美元。

在产品体验创新上,由于新势力目前尚未摆脱人们对于“车”本身属性的认知,因此对不同人群、不同使用场景的细分和定义,是影响用户购买的根本,在此之上,突围的重点会围绕更智能、持续迭代更新、更广泛地与其他场景连接来展开。

这三家造车新势力背后的“大树”,则分别是美团、腾讯和阿里。

按照王兴的说法,“现在中国的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两轮了,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二汽)、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传统)是民企,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

他补充,布城联邦直辖区的年度人口增长率最高,为6%,而人口最多的州属分别是雪兰莪州(20%)、沙巴州(12%)及柔佛州(11.6%),相反,人口最低的州属是布城与纳闽联邦直辖区,为0.3%。

不管产品如何更迭,李想对于市场始终是极其渴求的。“之前内部有过这样的传闻,理想汽车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上市,但是出现了瑞幸咖啡、好未来等中概股财务造假事件,这些对中国科技概念公司赴美IPO的影响非常大,所以公司应该延缓了上市的步伐。”

华侨城和腾讯的合作由来已久,双方此前已在主题公园、旅游度假区、即时通讯软件、视频、新闻等多领域开展了长期合作。以深圳东部华侨城旅游度假区为例,2018年,该景区依托腾讯云AI技术,率行业之先上线“刷脸入园”功能,迈出了景区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关键一步,成为腾讯云人脸识别技术赋能文旅应用场景的标杆案例。

对于新势力造车的突围之道,上述资深从业人士指出,要从营销模式创新和产品体验创新两个方向进行探索。

“公司期权制度对员工级别、入职时间有着比较明确的要求,必须要满足要求才会发放,具体不方便透露。”秦宇说道。

业内资深从业者指出,头部新势力目前应该是蔚来、威马、小鹏和理想,在销量上蔚来应该是最好的,单月最好成绩曾经超过3000多辆,“更何况蔚来是美股上市公司,市场认知度也相比较高。蔚来大部分的新车主都是老车主推荐购买,品牌忠诚度非常高。”

与此同时,对于此轮融资后,美团方面是否会派个别管理层入驻理想汽车配合管理,秦宇表示:“目前还没听说,不过以李想的风格,大概率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他表示,在2020年,马来西亚的男性多于女性,分别是1680万名男性与1590名女性,性别比率为每100名女性对106名男性。

相较而言,理想汽车的情况在头部这几家之中,略显惨淡。成立时间相对较晚、“弃子”小型电动车SEV项目、量产车型交付难产……这些难题摆在理想汽车早期的道路上,资本市场对这家由80后明星创业者打造的公司,态度由热转冷。在2019年8月之前,理想汽车的总融资额不足10亿美元,仅相当于蔚来汽车D轮融资一轮的融资额度。

另一方面,完全自动驾驶需要大量的行车数据和道路数据来哺喂,换言之,谁拥有最多的智能汽车市场占有率、有效数据,谁就有可能成为行业中的老大。

在期权方面,与众多创新创业企业一样,理想汽车也制定了员工期权激励政策。对于员工而言,在一家公司工作的出发点无外乎以下三个阶段的利益:短期的薪资待遇利益,中期的个人成长和企业成长带来的收益,远期的股权激励待遇;而企业制定这种政策,就是要显著增强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和拼搏精神。

根据目前的公开消息,对于美团领投理想汽车D轮融资一事,双方均给出了“不予置评”的回应。眼下如此时期(全球疫情+经济下行+猎杀中概股等)、5.5亿美金规模、2家“明星”科技驱动的创新企业对于D轮融资的回应态度,着实让人感到奇怪,更有业内人士对「子弹财经」表示:对理想汽车该轮融资的(部分)真实性有所保留。

他说,儿童及青少年人口(0至14岁)与劳动人口(15至64岁)皆呈下降迹象,反之,乐龄人士人口(65岁以上)却呈上升迹象,今年马来西亚的年龄中位数也从去年的28.9岁增加至29.2岁。

行业目前最重要的问题,跟当前所处阶段有着直接关系:大部分车企已经量产出了首款车型,第二步就是掌握核心技术,核心技术去供应商化,开始对支撑未来场景背后的核心技术进行自研,所以找到具有自研能力的人才,找到适合自身定位的优势至关重要。

今年,由腾讯视频推出的综艺《创造营2020》,其录制地点便落在深圳东部华侨城旅游度假区,现象级节目与高品质旅游景区场景的深度互动,加速了各自客群的跨场景渗透和多媒体融合。此次华侨城与腾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意味着双方从过往个体业务层面的合作进一步上升到全面战略层面的合作,自上而下深化全面合作共识,推动顶层设计与业务探索良性互动、形成合力。

新能源车的现状与突围

事实上,理想汽车除了在产品研发上存在困境以外,「子弹财经」从一些已离职的员工口中得知,理想汽车公司的内部管理还存在较多问题,比如员工专业度参差不齐、个别股东方对企业发展过分干扰、员工待遇不断下降及李想本人不放权等等。

可以看出,在讨论造车新势力的时候,人们更愿意谈论的往往也是早已进入交付环节,且附加服务力比较突出的蔚来、威马与小鹏。有数据显示,2019年,上述三家新势力的交付量分别达到20565辆、16876辆和16609辆。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秦宇、刘研、吴征博均为化名。

在营销模式创新上,传统大厂只有推出新车型和降价两种有效的销售手段。而相比传统方式,新势力不仅更会利用花式营销、品牌“出圈”的玩法,还会打造运营车友圈子、社区活动及软件功能更新等比较综合的方式,保持产品与用户的持续沟通,相比传统大厂售卖完就没有进一步有效手段再度触达用户的情况,新势力有明显优势。

近年来,新一代数字技术和一系列高新技术正加速融入文化和旅游产业,成为推动产业和产品向价值链中高端跃进的新动能。面向“十四五”,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加速形成的背景下,华侨城积极拥抱互联网,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主动探索、推动主营业务与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深度融合,以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助力主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图 / 蔚来汽车车主驾驶体验

“儿童及青少年人口从2019年的23.5%下降至23.3%;劳动人口(15至64岁)也从2019年的69.8%下降至69.7%;而乐龄人士人口则从6.7%上升至7%。”

未来,“自动驾驶”是公认的趋势,出行一定会向电子化、数字化及模块化方向发展,最终打造成一个智能的可移动的空间,不仅满足用户AB点出行问题,还可以为用户带来更多移动空间中的服务,以及所有与此相关的产业网(比如智能交通基建)的建设。

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场造车新势力的格局之争将愈演愈烈,而在冲刺港股之前,理想汽车首要考虑的应是——如何在消费者市场中持续保持“理想”。

各自领域龙头企业的强强联合,无疑将加速双方业态的充分交融和转型升级,其想象空间可谓无远弗届。据悉,在整体智慧化提升方面,双方将发挥华侨城文旅场景优势及腾讯互联网优势,依托“旅游+互联网+金融”模式开展深入实践合作,探索新形势下的场景智慧化,实现智慧全域旅游、智慧城市等领域数字化转型升级,并据此建立覆盖全国范围的产品服务网络;在新文旅融合赋能方面,华侨城将发挥“文化+”的跨场景优势,实现优质文化内容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据此打造丰富的主题场景、主题服务、主题产品,以文化IP创新赋能旅游、城镇化等产业,让文化内容更富有生命力。

他指出,根据国家乐龄人士政策,一旦年龄60岁及以上人口达15%将进入人口老化,而今年60岁及以上人口占10.7%(350万人),比去年10.3%(340万人)增加了0.4%。

2020年马来西亚当前人口:

而对于这一数据,理想汽车员工刘研表示:“总的交付数量上,我们和蔚来汽车其实差不多。”但是,理想汽车还需要交出更亮眼的成绩单,才能提高资本市场对其的信心,并为冲刺港股做好准备。

对于此次融资对理想汽车上市计划的改变,「子弹财经」采访了一位接近美团高层的人士,他表示:“D轮融资增加了理想汽车的现金流,因此上市可以有更多时间去调整。王兴觉得今年上市时机并不好,理想汽车可能会考虑明年在港股IPO。”

年度人口增长率:0.4%

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腾讯在互联网技术、流量、内容、支付、产业生态等方面拥有深厚的积累与精准的前瞻能力。在智慧文旅领域,腾讯已与多地政府开展合作,为当地景区打造全流程的智慧化管理服务模式,推出了“一机游”、智慧景区、智慧文博等完整解决方案,并实现了规模化落地。

“小鹏和威马的销量现阶段差距应该不大,不过威马的优势主要还是体现在智能座舱体验更流畅,以及自建工厂对产品质量更有把控等方面;而小鹏的战略明显会更加偏向自动驾驶,用户对其的印象也更多偏向是自动泊车、ADAS相关(高级驾驶辅助系统),且与蔚来一样,用户口碑非常好。”上述人士表示。

“该走的也早就走了,留下的要么是想走还没走的,要么就是刚招进来的,还有就是接受公司用文化价值观‘洗脑的’,”理想汽车前员工吴征博对「子弹财经」说道,“上半年有一批集中裁员,幅度比较大,各部门都有裁员,多的一个部门七八个,少的也有一两个。而且内部已经很久没有调薪,还会通过增加时常、减除餐补和制定不合理绩效制度来压降员工待遇。”

性别比率:每100名女性对106名男性

他也预测,马来西亚将在2030年进入人口老化,届时60岁及以上人口将达到15.3%。

华侨城集团目前位列全球主题公园集团第三、亚洲第一,是中国唯一一家同时获评“全国文化企业30强”“中国旅游集团20强”的企业。35年来,华侨城始终以市场为导向,顺应文化和旅游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以高质量供给满足日益升级的国内市场需求,旗下主题公园、旅游度假区、文化演艺、艺术场馆、特色小镇、美丽乡村、都市文化旅游综合体、精品酒店等多业态齐头并进,打造了一批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标杆产品。

对于李想个人的评价,吴征博表示,“他对产品的把控非常严格,经常会直接参与功能的定义和决策,但也经常出现功能反复的情况,比如钥匙功能上一版本有、下一版本去掉,再下一个版本又改回去。”

他认为,劳动人口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非公民的人数减少,其中主要都是外籍劳工。

总人口:3270万人

从外部环境上看,市场已经渡过了对新能源产品“不认可”的阶段,对续航里程焦虑这件事已经越来越少的被提及。接下来,就是和燃油车的正面竞争了,要想与燃油车分庭抗礼,还是要从服务功能、使用场景和用户体验上下功夫。

莫哈末乌兹尔15日发文告指出,马来西亚统计局15日发布了《马来西亚当前人口估算报告》,公布了马来西亚2019年与2020年的人口数据,这是使用2010年的人口普查为基准,并根据国民登记局、移民局、高等教育部与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记录进行更新,而估算出的人口数据。

在大数据价值深挖方面,针对各种场景,双方将共同开展大数据分析及衍生运营,促成流量互导、数据共赢的合作成果;在生态互联互通方面,将通过产业联盟、基金等方式开展资本合作,开放共享,加强生态企业与平台及生态企业之间的合作,推动双方核心业务创新升级。同时,华侨城和腾讯还计划采用成立合资公司、业务合作优先等多种合作方式推进双方在各领域的具体合作,通过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同提升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

带着以上疑虑,「子弹财经」采访了一位接近理想汽车内部的人士秦宇,“我们也是看到媒体曝出来的消息才知道的。据我所知,普通员工并不知情,可能都是高层在操作。而且和之前几次融资后的处事风格一样,李想对这次融资也没有什么内部说明或者员工情绪提振什么的,所以大家上班时候还是和往常一样,对这事儿也没什么讨论。”

“理想ONE这款车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不妨碍它将来会在中国汽车产业史上占据一席之地。”王兴曾如此评价理想汽车,那么,除了频频发生故障、甚至将自燃明火称之为“冒烟”之外,理想汽车的使用口碑和市场影响力是怎么样的?这家公司目前是什么情况?李想的上市梦会不会输给现实?「子弹财经」试图寻找答案。

他提到,今年马来西亚的巫裔人口比率增加了0.3%,占总人口的69.6%,而华裔人口比率则从22.8%降至22.6%,印裔人口比率和其他人口比率分别是6.8%与1%。

2019年12月,理想汽车第一款针对“421家庭”的增程式智能电动车“理想ONE”,首批下线交付;2020年4月,李想在一次直播中公开表示“理想汽车三年内不会推出新车,现阶段将主要围绕理想ONE升级”;同年6月,理想汽车已累计交付10000辆。

图 / 小鹏汽车意向用户

整体来看,新能源车正处于预期产量的兑现时期,并逐步开始进入到分化阶段,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拜腾7月1日起暂停中国区业务、部分造车企业破产及行业融资难都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而分化阶段考验的是各家车企的实际业绩,即销量。在此基础之上,再谈后续的想象空间。

About Author